“租售同权”被疫情打出原形

搜狐焦点蚌埠站 2020-02-11 19:54:42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,一张题为《这次疫情给了我们八个提示》的图片在各大社交平台流传,第一个建议就是——能买房的时候,别犹豫,不要被那些名人不买房的理由欺骗了,特殊时期,房东不租给你,酒店进不去。 疫情面前,“租客”成了一个尴尬的身份,北京、杭州、西安、宁波、南京、苏州等多个城市,相继出现了以防范

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,一张题为《这次疫情给了我们八个提示》的图片在各大社交平台流传,第一个建议就是——能买房的时候,别犹豫,不要被那些名人不买房的理由欺骗了,特殊时期,房东不租给你,酒店进不去。

疫情面前,“租客”成了一个尴尬的身份,北京、杭州、西安、宁波、南京、苏州等多个城市,相继出现了以防范疫情为由,对无论是否来自疫区、身体是否健康的租客一律禁入、劝返的事件。

疑问随之而来,当租客依法享有的基本租住权、房屋使用权都被限制,“租售同权”又该从何谈起?

“谁的权力剥夺了我的权利?”

“我的手机充电宝都没电了,我现在要想办法去超市充一点电,再要一些热水煮一碗泡面。”齐金华已经连着吃了四顿泡面,2月9日夜里,他在杭州市滨江区的一个24小时ATM玻璃房里蹲坐着睡着,2月10日的夜晚温度是9摄氏度,他打算买一床被子和一个靠枕。

按照滨江区此前发布的《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指挥部令第四号》,各租户不得在2月9日24时前返杭,而齐金华所在工厂要求2月10日复工,因此,齐金华在2月9日22时到达了杭州,并在24时后尝试进入小区。

物业给出的答案是不行。

齐金华试图用政府文件说服物业,没有任何效果,“值班的物业说,他们没有收到指令说可以进去,那就不可以进去,我想进去就去找居委会”。

既然政府文件并非直接参考意见,租户禁入的指令从何而来?

2月10日一早,被冻醒的齐金华收到了工厂暂未复工的消息,他第一时间赶去了社区居委会,居委会工作人员的回复是,没有收到允许租户进入社区的任何通知,所以不能进去,谁让你过来的,你让谁解决,有居住问题,去找工厂解决。

齐金华又找到了工厂负责人,对方表示,齐金华的小区在“瞎搞”,让他联系市长热线举报投诉。

而市长热线的答复是,一切以社区、物业具体措施为准。

齐金华的回家之路陷入了死局,物业称指令来自居委会,居委会的通知发自政府部门,而政府部门又将“具体措施”下放给了物业和居委会。

政策出现了末端失效。

2月10日午间,杭州市《“冠状病毒肺炎”防控指挥部令第34号》发布,指出不得随意限制小区居民和租客进入小区。然而,当齐金华等众多租户拿着红头文件再次试图进入小区,得到的答案依然是禁入。

齐金华在几个社交平台发问:不让我回小区这事合法吗?是谁的权力剥夺了我的权利?

同样的困惑正困扰着数以万计的租户,2.1万人在微博“杭州封小区”等相关话题下讨论着租户有家不能回的困扰,一位回到杭州的抖音主播拍下了从老家出发回到杭州,被劝返后睡公园、睡烂尾楼的短视频,收获了数十万的点赞和评论。

除了杭州,在北京、西安、宁波、南京、苏州等许多城市,“租户不得进入”被写在了大大小小的通知告示之上。

武汉大学健康学院教授谭晓东表示,站在保护易感人群的角度,社区的做法可以理解,但是,从社会发展的角度分析,只有生产发展才是硬道理,租户回社区也是为了生产,所以,只要能证明其是健康的,而且做好防护措施,租户回社区是可行的,“原理好说,事情难做,过程需要细致的工作”。

租售何时同权

2017年7月,住建部首次明确将通过立法,明确租赁当事人的权利义务,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,建立稳定租期和租金等方面的制度,逐步使租房居民在基本公共服务方面与买房居民享有同等待遇。

而此次对租户劝返、禁入力度最大的杭州,正是2017年住建部公布的12大租售同权试点城市之一。

在成为租售同权试点城市之后,杭州市很快于2017年8月推出了《杭州市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试点工作方案》(以下简称《方案》),提出19条具体措施,鼓励住房租赁市场发展,完善、保障租房者权利。

教育问题是租售同权问题的核心,杭州在《方案》中提出,承租人依法办理《浙江省居住证》后,其子女入学按照《流动人口随迁子女在杭州市区接受学区教育和义务教育管理办法(试行)》有关规定执行,即租赁房屋,子女也可就近上学,在杭州市居住证积分管理中,对租赁住房达到一定年限的,实行“租购同分”。

但多位知情人士表示,就近上学实际在操作中并没有想象中简单,租户想要让孩子上教育资源较好的知名公立学校,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杭州市政府在官网上发布的《方案》解读称,未来杭州市在建设国家租赁市场试点城市的工作中,指导思想是:以满足新市民住房需求为主要出发点,以建立购租并举的住房制度为主要方向,以市场为主满足多层次需求,以政府为主满足基本保障,建立健全住房租赁体系,支持住房租赁消费,引导居民转变住房消费观念,促进住房租赁市场健康发展。

然而,在疫情的“试金石”下,租售权利之间的不平等凸显。

据了解,各地对租户及业主之间存在明显的差别待遇,例如,杭州余杭区的多个村社发布通知,来自湖北或是浙江温州等疫情严重地区,业主经过医学检查合格,就可以进入小区回到家中自我隔离,而普通租户如果来自疫情严重地区,则无论身体情况如何一律劝返。

这并非个例,各个社交平台上,网友们晒出了浙江、江苏、河南、广东等多地的类似文件,在同样条件下,业主能回而租客不能回的事比比皆是。

多位律师向记者表示,现阶段,并没有法律支持各地社区、街道、物业甚至政府剥夺租户应有的基本权利,更何况是在大部分租户身体健康的情况下,于情于理于法都不该“一刀切”,租户的租住权利与业主的权利一样受到法律保护。

一位律师对记者表示,租售同权,“同”的不仅是享受公共服务的权利,更应该是任何时期、任何理由都不能肆意侵犯的法定基本权利,“如果连最基本的权利都无法从根本的理念上达成认同,租售同权就只是表面文章”。

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
文章来源:今日头条

站内编辑:Flora

文章审核:超引力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